迪卡凯恩日记

  15th day of Jerharan

  过去的一年中发生的事情实在令人难以相信,这一切的一切促使我写下了这些。不管我努力的尝试过所有的手段,这事情还是无可避免的发生了:我们的国王Leoric疯了,在王子Albrecht被绑架后,国王彻底陷入癫狂,他变得如此的莽撞和疯狂。我们在Westmarch的战争不断的失利,导致他的警卫们也都发动了公开的反叛。我感觉到有种东西在空气中盘旋,我察觉到了。。。。。那是恐惧。。。。。

1CC1AE4E91A93BC7F1FBC6861B84900F.jpg

  1st day of Damhar

  这个传说难道真的会变成事实——在我还是孩子时,母亲告诉了我那个关于勇敢的赫拉迪克Horadrim和Lords of the Burning Hells的古老传说,它真的到来了??

  我过去一度喜欢那些勇敢和富有激情的英雄,我一直想象自己就是其中的一员。这个神秘的赫拉迪克由塔拉夏领导着,他们的英勇令人无法忘记。终于有一天,我很骄傲的获得了“赫拉迪克的遗迹”和恶魔们战斗在世界的每片角落。真是年轻充满力量啊!

  但关于这个恶魔的传说是否是真的?很多人都指出这是错误的,但我们还是学习到很多除魔的魔法,但愿这个传说不是真的。

  这里真的有股邪恶的力量埋藏在我们的城镇脚下?只要我还能思考,这个恐怖的传说还会在我脑中无法泯灭。

  12th day of Damhar

  我是一个十足的蠢货,如果我提前行动,如果我稍微关心一下他们,他们就不会死了。Farnham也不会这样堕落。Lazarus凭借着 Archbishop of Light骗取了村民的信任去寻找失去的王子,并将他们送入了无尽的恐惧之中。难道他就是使镇子沦入邪恶的幕后黑手?

  夜晚还是那么的漫长,我静静的坐在,聆听着地狱的沉诉。我终于看清了事情的经过,我重新的回到书中寻找那失去的答案,来对抗一直折磨我的恶魔们。

  20th day of Damhar

  恐惧越来越笼罩这这个城镇,人们慢慢的都离开了。只剩下我和Griswold, Pepin, Ogden, Farnham, the unfortunate Wirt,当然还有其他的人,他们每天都来去匆匆,我对Adria知之甚少,她宣称自己是巫师,她掌握的魔法知识确实比我多,她为什么会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出现,我觉得这就是一个错误。

  27th day of Damhar & 1st day of Ratham

  每天黄昏,这里都会迎来新的探险者加入我们其中。但他们中间真的还没有一个可以配得上上英雄的称号。我依然继续的探索这古老的书籍中隐藏的答案。如果我认真的去探寻,答案不久将浮现出来了。

  最终,一个探险者来到了这里休息。虽然这个男人少言寡语,但他的稳健和专注和那些只会抢掠财物和丧失勇气的人们相比,实在是难能可贵。我觉得这个流浪者就是我苦苦等待的英雄了,我尽可能地教授他知识,我希望这些对他能有用吧!

  21st day of Ratham

  我依然对困扰在我心中的烦恼——恶魔的降临这个传说表示怀疑,但是要承认这个事实实在太可怕了。当事实呈现于眼前时,过去的所有怀疑都不成立了——折磨我们的是the Dark Lord of Terror,和Diablo。

  这个卑鄙的爪牙Lazarus又来到我的面前,这更进一步的确认了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不再怀疑他是不是那个绑架了我们王子Albrecht的人。甚至是暗黑破坏神的释放也可能和他有关,谁知道这个背信弃义的人会做出什么事。幸运的是,如果我们的英雄继续控诉他的罪行的话,我想Lazarus离死亡不远了

  6th day of Esunar

  今晚我梦到了一个痛哭的小孩,这撕心裂肺的惨叫,让人感觉到濒临死亡的痛苦,古老的大教堂的玻璃窗都被他的痛哭震碎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听到了Diablo临死时的愤怒咆哮。这让我无法入睡,我爬起来跑到户外,等待这我们的英雄归来。他最终还是回来了,他满身都沾满了敌人的鲜血—一些是来自他自己的。他的安全归来,我感到很是欣慰。但我还是十分困扰,如果我不那么轻率,这一切都可以避免了!

  18th Day of Esunar

  我从来都不希望看到崔斯特瑞姆被炸成废墟,这个星期Diablo被击败了。城镇回复了平静,我很自豪的向大家介绍我这位朋友,他明显不太适应这种庆典的场合。他的伤口和皮肤开始变得有点异样了,我想这是他长期的处在黑暗的教堂里的原因吧,这有可能是无法治愈的。我向他提出了这些忠告,但他还是离开了,或许,时间才是最好的疗伤圣药。

  20th Day of Esunar

  我怎么可能就这样被欺骗了呢?我相信我朋友忧郁的原因是他长期生活在恐惧笼罩的世界里。我怎么没发现潜伏在他的体内的恐惧就是Diablo呢?经过数周休息后,他最终在离开了。也许他往“东部”走了,在战胜the Lord of Terror之后,他时常在梦中惊醒。

  他离开后不久,恶魔军团袭击了我们,并以我们的城镇作为了他们的据点。没有居民可以在这场屠杀中逃生,所有的人都死无葬身之地。这些死去的居民最终变成可怕的不死亡灵。而Griswold却在战斗中得到了最糟的下场,堕落成为一个低俗的恶魔。

  他每日都吃着人类的血肉。

  他做的事不能用简单的疯狂来形容,他被the Lord of Terror占据了身体的每个部分,这个蠢货还认为自己能够包容住Diablo的邪恶势力,他最终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我现在被囚禁在地牢中,每天倾听着这撕裂的叫声和忍受着地狱的煎熬,我能做的就是等待死亡。

  The day of kathan

  尽管我长时间的处于绝望状态,也许投靠恶魔是唯一的出路了。但今天奇迹发生了,来自Khanduras的黑暗流浪者把我救了出来,我回忆起他在各个大陆歼灭恶魔的功绩。他曾经销声匿迹过一段时间,人们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直到他击败了安达利尔,扫清了通往东部的障碍。我决定加入他们,希望我掌握的那些远古知识能够对他们有所帮助。

  28th Day of Kathon

  穿越沙漠的旅程无比的顺利,所有人紧绷的神经都舒缓了下来,最终我们抵达了鲁高因。尽管我们的行程并未外泄,但Diablo依然敏锐地察觉到了我。夜间我被噩梦惊醒,恶魔袭击村落的恐怖画面在梦中萦绕,手无寸铁的村民惨遭屠戮,地层深处的邪恶之物发出的声音不断回响。我希望梦境的场面尽快从我脑中消失,但我担心可能终生都无法摆脱这个梦魇。

  11th Day of Solmoneth

  我们太迟了。我的同伴们跟随着黑暗流浪者们来到了塔拉夏的古墓,却只遭到了很小的抵抗。巴尔的灵魂之石不见了。我感觉到巴尔又再次逃脱了,而我们的黑暗流浪者们现在要做的事阻止释放墨菲斯托,这是不允许发生的。

  1st Day of Montaht

  今天我终于看到了这个曾经从the Lord of Terror救过我们的男人现在堕落成什么样子了。我们在Kurast丛林里瞥见过黑暗流浪者一眼。我悲痛万分,无法想象如此高贵的,坚定的英雄被 Lord of Terror 污染成什么样子。
  我为我们的英雄哭泣,我咒骂他是那么的自大而导致他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Mephisto的复活是短暂了:我的同伴又把它击败了。他们重新夺回了墨菲斯托的灵魂之石。他们还带来了一条令人振奋的消息:那就是黑暗流浪者已经不复存在了。恶魔完全的占据了他的心灵,和灵魂。幸运的是,我们的英雄把它驱赶回了那燃烧着烈火的地狱,他们还说将要进攻Burning Hell,一举击破Diablo,我只能在此祝他们好运了。

  4th Day of Ostara

  Diablo死了。我期待的这天终于到来了,我感到了些许愉悦。然而现在,我们得到了一条坏消息消息:一支恶魔军队正在进攻Arreat。毫无疑问,这是巴尔的军队,我们还得继续北上。

  还有,我们必须清楚自己的利害:墨菲斯托的灵魂之石被毁灭在了地狱熔炉中;Diablo也被摧毁。他们只剩下一个了,他们再也无法阻止我们前进了。

  2nd Day of Vasan

  北部山区的寒冷注入到我那风烛残年的骨头里。在通往Harrogath的路上,一直到山脉的顶峰,都被巴尔德军队占据了。而令我吃惊不已的是我的同伴们的荣誉,力量和奉献精神。他们甚至在极其危险的处境下还在寻找着巴尔,对抗着恶魔。流言蜚语充斥着整个城镇,我们没有时间了。

  10th Day of Vasan

  似乎我们一直被诅咒着,即使在这胜利中,我们依然蒙受着另一种失败。虽然英雄们毁灭了巴尔,大天使泰瑞尔,但前方却传来了不幸的消息。藏在亚特瑞山脉的拥有强大力量的世界之石被巴尔污染了。大天使确信唯一的解决方法就是毁掉世界之石。我对世界之石知之甚少,我也不知道这股力量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但是我对我们世界所面对的未知感到恐惧。我祈祷泰瑞尔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返回: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