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的故事

猫的故事

故事的开始:Jack the Ripper

诺德诺尔!这个位于北半球中高纬度的都市,白天和夜晚的温差却大得异乎寻常!加上来自西方的西特纳而他大洋的潮湿气流的影响,整个都市从傍晚开始,便会沉浸在浓雾之中,因此得到了“迷雾之都”这个名副其实的绰号。加上诺德诺尔人平素城府颇深的个性,久而久之,这个城市便以“雾都”的名字而广为人知。

公平地说,雾都人虽然会有点不易接近,但他们并不是真的个性冷漠,毕竟所谓注重内省的“绅士精神”就是这个都市的最大特点。但是!眼下,雾都的名誉正在被不洁的事件玷污,而雾都人面临的,并不仅仅是“失去这个城市的尊严”的问题!

在短短的两个月里,已经有四名无辜的女性被以极端残酷的方法杀害!证明她们死与同一连环杀手手中的证据,除了相似的作案时间、相似的作案方式之外,最让人一目了然的便是凶手留在犯罪现场的,用鲜血写成的文字:

“Jack the Ripper: FROM HELL! (碎尸者扎克:来自地狱!)”

第一章 猫尔摩斯登场

傍晚。

贝克酒吧的两个门卫看到从迷雾中慢慢走来的一位穿着黑色大衣的青年男猫时,不禁彼此打量了一下。虽然酒吧绝对不会对顾客的身份加以考察,可是毕竟每个酒吧都有着自己长时间以来养成的风格,贝克酒吧也不例外。至少门卫是很少看到没有人陪伴的猫独自来此,于是门卫甲主动迎了上去;可是看清客猫的面孔之后,门卫甲愣住了,仿佛想到了什么。

门卫乙奇怪地看了同伴一眼,走上前去。

“欢迎光临……”

他的话立刻被猫截断。

“看得出你对我颇有戒心;这也难免,毕竟贝克酒吧并不是猫的聚集地。”陌生猫冷冷地说,“不过不用担心,我并不是来找麻烦或是什么的。所以你也不用一边握着口袋里的那根铁棒,一边口不对心地向我问好了。很显然,很少人会在衣袋里把拳头攥起来。”

“我本想和他拉上几句,借机观察他的……没想到被观察的反而是我吗?”

门卫乙毕竟也算是“混过”的人了,可他还是搞不清面前这个黑衣猫的来头。这时,他的同伴猛地拍了一下巴掌。

“我想起来了!”门卫甲大声说,“你不就是那天打猫式拳击的那个……”

“没错,我是个业余猫式拳击手,不过现在不常打了。毕竟那只是我的兴趣而已。”

“哪里!”门卫甲露出仰慕的神色,“如果您在那一行发展下去的话,一定会打出成绩来的!我看得出来!我也是个猫式拳击的爱好者嘛……对了,您的名字是猫……猫尔……?”

“猫尔摩斯,用猫语拼出来是Molmes。”

黑衣猫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可是门卫乙却忍不住发表他的意见道:“猫式拳击?那种东西不过是种单纯的竞技项目罢了,谈不上什么实用性。猫式拳击只是猫之间的游戏罢了,它完全不适合真正的格斗;毕竟规则大大限制了它……”

猫尔摩斯抬起头,冷冷地瞪了他一眼。

“想试试吗?”

“……求之不得!”

门卫乙把双手从衣袋了抽了出来;面对单纯的拳击,他还是有自信的。可他的同伴却叫道:“别这样!这位猫尔摩斯先生是……”

“没问题,”猫尔摩斯也把手放在地上,做好了准备姿势,“我不会伤着他的……”

“哈哈!”门卫乙忍不住大笑道,“就凭拳击?你要如何伤了我?”

猫尔摩斯更不答话,只见他轻轻一窜,身子就腾空而起,直直地向门卫乙袭去。

“这么简单的攻击吗?猫式拳击毕竟不是用于和人对战的技巧啊……看准你的攻击,把你轰飞!”门卫乙早就料到了对方的攻击方式!他微微蹲下身子,看准猫尔摩斯扑来的方向,右手从左向右猛地挥去。

“好力量……可我并没有被这一拳轰飞的义务!”猫尔摩斯面对横扫过来的拳头,没有试图躲闪!他看准来势,竟然将身体竖了过来,用手抓住了对方的拳头,然后顺势向后一翻。这个动作是如此的迅捷,以至于对门卫乙来说,猫尔摩斯就像是穿过了他的拳头一样!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猫尔摩斯已经落在了他的肩头,反身一拳砸向他的左眼……

“没意思。”猫尔摩斯跳了下来,慢慢地踱进酒吧。看着他傲慢的背影,门卫甲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你不是对手……”

“虽然不讨人喜欢,可毕竟我得感谢他手下留情。”门卫乙一改刚才的态度,“猫手的一击要拿掉我的一只眼睛实在是小菜一碟。而且这也说明他没什么恶意吧……难道拥有如此身手的猫仅仅是个业余猫式拳击手吗?他究竟是什么猫?”

“没错,这只是他的兴趣……而他的真正身份恐怕也不是什么秘密,这很可能就是他来这里的原因。”

猫尔摩斯径直走进装璜精美的经理室。

“啊,你终于来了!”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